东阳二手房纠纷律师
法律服务热线

15857966984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保障性住房

贵阳市公租房看似为炒房客提供便利

  网友质疑
  征集闲置房屋为炒房提供便利
  6月24日,一网名为“bdx86”的网友在都市网上发帖称,政府收储市面上闲置房屋作为公租房房源,会不会出现“为炒房者买单,继而发生炒房者空手套白狼”的局面?该网友在帖子中称:“收储房源多是新房,且大部分在金阳,因为在贵阳一环外,不受“限购令”政策影响,闲置房比较多,对于出租的话,完全是供大于求,而且从公示的收储价格来看,价格也较高。”
  推荐阅读:
  二手经济适用房买卖政策
  如何申请经济适用房?
  经济适用房制度的解读
 
  同时,这名网友还在帖子中举例说:“一套130平米的房子,月收储租金大约为1100多元,也就是说如果贷款时间为20年的话,这个租金就完全可以用来还房贷了。如果政府没有这个政策的话,金阳的房子很难租出去。而现在政府从民间进行房租收储,也就是说,任何一个人,只要肯付房屋首付,其余的都由政府来买单,供其炒房。”
  记者发现,该帖发出后,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回应。
  房客回应
  出租房也要看时候
  针对网友提出的质疑,记者走访了部分金阳的房主。采访中,记者发现,并非所有房主对出租房屋有兴趣。
  市民李先生家住市南路,去年,他贷款在世纪城购买一处面积为128平米的三室一厅的现房。拿房之际,李先生并没有打算搬到新家居住,身边一些朋友建议他把房子简单装修后出租。但李先生并未采纳朋友的建议,他认为按照目前的房价走势,房屋即使闲置也是在稳步升值中。“不装修、不出租的房子将来更容易出售。”
  而另一部分闲置房屋的房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他们本打算将闲置的房屋投向租赁市场,但通过中介公司得到的租金报价与心理预期有着较大差距,继而未能实现出租。前几日记者在世纪城社区中心采访时,正好碰到一位前来咨询房屋收储的市民王阿姨,一个月前,她准备将一套约90平方米的房屋进行出租,但从中介公司向她提供的出租参考价大大低于她的预期。“因为是简单装修,我打算租1100元,可中介只开出了700元的价格,还要收手续费,所以房子就没交给中介了。”
  采访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房产人士侯先生对记者说,像李先生、王阿姨这样因为种种原因不愿把房屋出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市场上大量闲置房源无法得到有效利用,而另一端的租房者又租不到合适的房子。当记者询问政府从市场上收储房源作为公租房出租会不会为炒房者提供方便时,研究房产多年的侯先生说:“贵阳此次推出的收储房源,在全国也是首创,我觉得不存在为炒房者提供便利一说。据我所知,收储房源都会和政府签订至少好几年的租房合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杜绝了肆意抬高租金价格的行为。”
  在肯定收储房源这一形式后,侯先生也表达了对此种公租房模式的另一个担忧,“通过回租存量房源发展公租房的模式也面临着两个需要破解的难题:一是长期的租赁补贴会造成资金压力;二是能不能做到公租房的"应保尽保",会不会出现供过于求或者资源闲置的问题,这两点尤其值得引起思考。”
  贵阳市住建局
  租房合约最少签5年,杜绝炒房可能
  面对收置社会房源会不会为那些有多套房子的炒房者提供一个租房的渠道?市住建局住房保障中心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解释道:按照目前执行的《贵阳市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公告》的相关规定,闲置房源要想作为公租房,至少要和政府签5年合同,这就意味着这套房子五年内不得在市场上进行流通,从一方面杜绝了它转手的可能性。另外,将这些闲置房源作为公租房是为了缓解目前贵阳市面临的保障性住房紧缺的问题。
  “随着保障性住房的逐年推进,五年后贵阳市的保障性住房将大幅增加,市民届时可以转租政府修建的公租房,闲置房源就更没有炒房的可能了。”
  事实上,按照目前贵阳市房地产行业的开发规律来看,一套住房的建安成本大约在2000元/平方米左右,一套50平方米的公租房就需要政府耗资10万元。而通过公开征集社会上的闲置房源,则可以节省大量经费和时间。
  公租房体现政府责任
  “贵阳市此次推出的公租房建设,很好地承担起了一个城市和其政府所应尽的责任,"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愿景,从纸上走到了现实中。”说此话者,是贵州财经学院房地产调研室主任兼副教授夏刚。
  随着首批10000套公租房正式诞生,贵阳公租房时代也悄然开启。除了给生活在贵阳这个城市低收入、无保障性住房群体带来“住有所居”的实惠外,夏刚认为,更为重要的意义是,这将进一步改变人们“重购轻租”的居住观念,随着公租房项目的逐渐推进和实施,在未来,贵阳的商品房交易市场和租赁市场也将迎来一场“改革”。
  “在这次公租房申请中,外来务工人员可以像中低收入的市民群体一样申请公租房,这标志着农民工群体开始平等地享受城里人最大的福利之一保障房,我认为,仅凭这点,就能看做城乡统筹改革的重大进步。”夏老师的声音兴奋而充满力量。
  夏刚认为,就贵阳当前房产市场情况而言,租赁房源并不缺少,手里有两三套房子的投资客大有人在,这些人在出租房子时,房价的涨幅完全由自己做主,而作为租房人而言,除了搬家之外,只能选择承受房租的波动。而需要租房的人中,又以大学毕业生和外来务工人员为主,很显然,这些低收入房客的利益,有可能会因为房东的随意涨价而受到侵害。现在政府统一推出有相应配套、管理和服务的公租房,可以很好地保护这部分人的住房利益,而一些长期依靠“放租收租”获得利益的投资者,也会因为公租房的正式使用而受到影响。
  在肯定公租房建设的积极意义之外,夏刚也认为,公租房作为一项最近几年才推出的新政策,其中还会有许多不完善之处,政府应该看到未来有可能会面临的问题。比如如何真正保障有需要的人住进公租房?如何保障公租房在低收入群体中的合理分配……首推的10000套公租房,显然不能解决贵阳所有困难群体的住房需求。
  当被问及公租房的租金是不是越低越好时,夏刚老师解释说,“首先,公租房不是凭空制造的,也有建设和管理成本需要收回。除去土地成本可由地方政府直接承担之外,其它建筑成本显然需要有一个合理化的分摊。”
  而当记者问道“重庆的公租房基本都是建在市区,而贵阳的公租房却大多在郊区”时,夏刚这样回答:“贵阳市中心城区人口密度大,许多土地都被限制开发,市中心的土地成本很高,所以把公租房建设选址全部建在贵阳市中心而言,显然不太科学。而随着城市经济的逐步发展和完善,未来各项基础设施和交通出行都会随之改善,现在选址虽然暂时偏僻了一些,但要看到未来这一切都是可以慢慢改善的。”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